Global Furnishing
全球家居资讯网 TIMES

特朗普2000亿美元关税提案 美国家具生产商、零售商反应如何?
来源:今日家具

自从特朗普政府计划提议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最初对这些商品确定的关税税率为10%),各行业都表达了极大关注。在美国家具制造业和零售商看来,他们如何看待这样的法案?乐观还是悲观?支持还是反对?《今日家具》对美国21个家具制造商代表和8个零售商代表进行了分别采访。

>>>制造商代表意见

Klaussner家具国际运营高级副总 Scott McCutchen

是的,这项政策如果实施的话会影响很大,我们也在计划采取措施应对。实际上,这最终将会引起价格的上升。没有人有足够的利润来覆盖长时间和大范围的全面涨价,尽管一些人会借此机会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如果关税条例颁布并长时间实施,那么很有可能会像2004年和2005年对中国实施反倾销税一样,导致大部分装箱商品业务因为成本的上升而转移到了其他国家。而这次的关税则会让这种情况加速到来。

003

Abbyson家居高级副总 Rodd Rafieha

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保持乐观,政府正试图做出对美国最有利的事。的确,在拟议清单上进口中国家具会被收取10%的关税,尽管这令我们感到有些失望,但是我们相信情况会朝着对双方经济好的方向发展。

我们相信会有比实施关税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信任政府将会有长期的解决方案。如果关税以现在的形式传递,我们预计这些税要么最终减少,要么最终逆转。

尽管如此,Abbyson将会一直努力积极进取,无论关税政策是否实施,希望我们的零售商朋友们不用过于担心,Abbyson计划减少额外费用,我们会继续为了他们调整价格结构。我们的目标是确保我们的合作伙伴保持积极主动,这样也能用持续的价值驱动价格,让他们的客户开心。

从长远来看,无论发生了什么,如果影响了Abbyson,也必会影响到整个行业——我们都必须调整适应,贸易战不会帮助任何人。我不知道如果因为他们没有马上看到效果,是否会影响消费者的态度。但是它有可能影响整个经济系统,这将会是一个更长远的问题。

延伸阅读:美国政府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一切都将改变

American Furniture Mfg公司董事长 Randy Spak

对成品家具10%的征税还不足以让零售商从进口中国家具转向美国本土制造。而这已经能帮助我们这些美国家具制造商的价格,在面对进口商品时更有竞争力。如果关税达到25%时,这个数字将会带来改变。考虑到进口的额外成本,家具零售商们将会转向国内商品。

而关税如果包含了面料软包产品,这将会是毁灭性的。因为我们的客户对价格非常敏感,而这会导致价格的大幅上涨。

弗莱克斯蒂尔工业公司(Flexsteel Inds)副总 Tim Newlin

Flexsteel是一家全球公司,从中国和许多其他国家采购产品和零部件。我们也在国内采购零部件和在国内生产。这种平衡的投资组合和供应链让我们在发生像提高中国进口关税这样全球化事件的时候,能更加灵活地应对。

Mann,Armistead&Epperson 总经理 Jerry Epperson

我并不希望这样,我感到很惊讶,我想我们要避免这种情况,因为有许多更大的行业类别可能会受到重创;我想很多都是故作姿态,是政治伎俩,如果这些关税政策真正实施了,我会再次感到惊讶。

这将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也会引起通货膨胀,也并不能说服我们国内购买皮革和纺织品的生产商。即使他们自己正在这样做,也会增加裁剪和缝制布料的成本。

Classic Brands CEO Mitchael Zippelli

进口睡眠产品占据了美国市场非常重要的部分,任何进口关税都将会损害零售商与电子商务和直营品牌的有效竞争。

关税将会减少床垫店铺的客流量,对国内生产商造成额外的压力。美国的消费者会转而选择像我们这样有高质量,创新,价格实惠的床垫和睡眠产品的品牌,将会承担额外的税收提高导致的产品价格提高损失。

Parker House Furniture董事长 Chris Lupo

最重要的是我认为中国和美国会在关税实施之前有一个折中方案。如果没有,我认为美国很有可能会把针对中国家具和家具组件的关税降到10%以下。

我们公司提供两个分类:Parker House的箱装商品和Parker Living室内装潢用品。在过去两年里,公司为了使木质产品生产多样化,开始在越南和墨西哥生产。一些小型的,对价格敏感的商品已经在越南进行生产了。

然而,我们的书架和装饰墙产品依旧在中国生产。这些商品的生产需要更多的技术型劳动力和更高的油漆工艺。由于这些因素,它们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在中国生产。尽管关税增加了,但是这些组装书架仅占了成本的一小部分,非常幸运这也意味着对零售价格影响相对较小。

在室内装潢方面,我相信整个产业都会受到影响。许多美国国内生产商面临着由于原材料的关税上涨而导致的成本增加。大部分进口室内装潢用品来自中国,这些商品可能面临着10%的关税。一些在越南生产室内装潢用品的质量和他们的生产力并不能同中国匹敌。我相信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些会改变,但是目前整个行业都将通过提高价格来吸收关税。当生产质量还没有达到标准,就匆忙地把生产转移到诸如越南的其他国家,这对某些业务是非常不利的。

如果关税确实被推行实施,我们希望和工厂一起努力,抵消减少这10%的关税,所以我们不会将成本增加的压力都转嫁到零售商和消费者身上。

Andy Counts CEO 美国家具联盟(AHFA)

从我们最初的理解,在拟议清单上的产品将会影响AHFA成员使用或出售的超过500多种组件或成品,其中包含了布料、皮革、家具和原材料等。这些关税和现在的成本压力综合到一起,最终会导致对零售商和美国消费者的价格上涨。

这些对家具相关商品专制的关税清单是不公平的,对解决美国对中国关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的做法这一既定目标也无济于事。

Lacquer Craft执行官和董事长 Mohamad Amini

我知道变化每天都在发生,也不确定这场贸易战怎样才会结束,但是我想这不会可持续,川普挥出第一拳希望能就这个问题进行协商,但是中国也能用与美国相似的产品关税相抗衡。

不仅仅是来自家具行业,在其他方面消费者也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们正在收集所有信息,为谈判失败、关税正式推行做好计划准备。我们继续观察现状,并同我们当地政府合作保持最佳状态,并准备对政府作出回应。

005

Legacy Classic Furniture, Legacy Classic Kids 董事长、CEO Don Essenbery

我们正在制定一个行动计划。暂时来说这还只是一个提议,我们更希望这只是一场贸易谈判,而不是一个最终提案。如果拟议的关税变成永久性的,我们将会制定计划。

Broyhill副总和品牌经理 David Jaros

我不知道我们能否承受这10%的增长,我想这需要根据具体的情况来看。我们将先去供应商那里,审查每一个产品,来看看能否将这10%的损失最小化。如果他们能调整成本,我们也将缩减一些收益,这样消费者就不会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如果不行,我们只能顺其自然,或者放弃这条产品线,把生产搬到越南去。

Markor 家居/Caracole首席品牌运营官 Jeff Young

我们并没有对此感到惊讶,但是10%的关税显然令人生畏。我们开始调查这对我们的客户在2018年剩下的时间会造成怎样的影响,以及在2019年会怎样影响我们。

许多Markor(美克)供应给零售终端的产品一直以来在中国天津生产,所以我们打算更多地将其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我们会在尽自己所能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并根据事态的发展作出反应。

Coast to Coast Imports公司CEO Andy Stein

转移生产究竟有多容易呢?这绝对是可行的。底线是除非我们想要价格上涨,否则我们将不得不把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显然我们还在权衡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Home Meridian International联席总裁 Lee Boone

我们正在密切关注此事,必要的时候我们有应急计划。这是不受我们控制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密切关注,在必要的时候做出调整。

美国Merchandising Coaster公司副总 Crystal Nguyen

从保持竞争力的角度来看,所有产品都会得到同样的增长,并且会保持一致。这可能会损害低价促销商品,但我想在这些商品会在一段时间后抵消。

我们认真对待我们的产品,但中国的劳动力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有段时间了,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超过一年。由于成本上涨我们已经把部分产品的生产迁出了中国。但余下的产品由于原材料的限制,以及如果我们搬到其他地方,成本将增加超过10%的原因,我们不能去中国以外的地方。

JGW家具董事长 John Wampler

最明显的第一反应就是必须重新寻找制造商,这样就不用面对关税了。我们要做的是努力降低成本,以帮助抵消其中一些费用,在必要的时候重新寻找生产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样是鲁莽的,当你这么快把事情搞砸的时候,它是没有效率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反转。这不是我们自由企业制度获得持续繁荣的办法。

AICO董事长 Martin Ploy

我们对贸易战并不感到焦虑,但是对进口和出口之间的平衡感到焦虑。如果能通过协商和谈话解决,这对我们大家都好。

这影响了很多商品,我非常好奇,中国究竟是站在报复的角度还是调解的角度反对谈话。我希望这只是一个协商策略。我们正在经历通货膨胀,而试图提高价格将会给消费者带来真正的问题。

Powell公司高级副总裁 多渠道销售 David Gingrich

我们今天比前几周更关心这件事。有更多的商品受到了影响。如果关税条例正在推行实施,这无疑将会影响到我们和我们的客户。

无论怎样,我们有应急计划,但我们不需要立即实施。我们还处在观望中。我们有信心会给客户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

Hekman家具产品发展经理 Neil McKenzie

对于家具产品来说,人们很难快速做出的反应。即便不想把头埋进沙里,转去其他国家采购仍然一个痛苦的过程。

莱克星顿(Lexington) 家居公司董事长、CEO Phil Haney

目前来说,这件事还没有完全确定,我们是否将对它实施进一步的评估。但毫无疑问,这会造成损失,最重要的是由于10%的关税过于繁重,我们不得不以价格上涨的方式传递给我们的客户。

我们正像其他人一样在等待它是否正在实施,如果实施了,我们将不得不调整。

RH 品牌CEO(Restoration Hardware) Alex Shuford Ⅲ

我们公司主要从中国购买零件、原材料和少量成品家具,不幸的是,许多原材料和零件将要受到影响,我们不得不把部分影响以提高价格的方式转嫁出去。这将根据中国地区不同程度的“价值”而有所不同。不幸的是,我们预测这次影响将会十分巨大,而我们无法简单的解决。

我们目前也没有把生产转移出中国的计划,但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关税实施的时间长短。如果拟定关税条例实施,我们希望通过“不可抗力”的定价附加费来应对这种影响。我们希望它不会长久,这样就可以取消附加费而不必改变我们的长期价格结构。

>>>零售商代表意见

当美国贸易代表宣布对中国进口商品(几乎包括所有家具产品)征收10%约2000亿美元关税提案的时候,美国最大的零售业协会迅速表示反对。

一家美国零售联合会发言人说,“这一举动是对‘鲁莽策略’的双重打击,这将导致产品价格大幅上涨,随之而来的‘报复’将会造成成千上万的失业,同时损害了农民,当地企业和整个群体。“

一位零售行业领头协会的副秘书长说道,特朗普总统违背了他”要给中国带去最大的痛苦,给美国消费者最小伤害的诺言“。

但是在家居行业内,也是回应不一。关于酝酿与中国(也包括欧洲和北美伙伴)贸易战,有的认为对企业和消费者承受能力不确定性表示担忧,也有的乐观地认为这只是一个协商策略,比起几十年来都在相同的价格区间售卖商品,提高价格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

一些零售商在最新关税提案宣布前后联系了《今日家具》,表示同他们自己的生意相比,关税对低价的线上竞争者损害最大。

City Furniture董事长 Keith Koenig

我猜想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正在通过协商让我们的整体贸易变得更好。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所以这项决议还需要修改。

我当然希望最终不会对家具收取关税,但是如果实施了,10%的关税并不是致命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贬值了,这样可能会起到缓和作用。

我想现在正在讨论是谈判早期阶段。“唐纳德·特朗普是一个谈判专家,他用强大的美国经济作为消除我们贸易中不平等的平台。我并不能知道所有的细节,但我们不打算以任何方式反应过度。”

即便如此,一些关于记忆海绵床垫进口关税的讨论,认为这将会对某些家居业务会产巨大的影响。我不确定这是否会对传统零售商造成实质的损害,很明显亚马逊是这个类别的赢家,它推出了以成本定价的记忆海绵床垫。我不支持这样,但美国的家具零售商很可能足以适应新的现实。

我希望没有税,我希望自由贸易。但我不认为接下来美国零售商和生产商会非常困难,因为内需会增长,这会给我们和就业机会的增长都是有利的。但是失业率如此低,可能会引发一些供应链的挑战。我们将会看到这些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美国Furniture Mart和Sioux Falls,S.D.的董事长 Gordy Wallenstein

即使没有人提高价格,人们已经开始恐慌并开始采购商品,甚至连看都不看。家具产品的消费是有计划性的,但我们当然不需要任何事情的刺激去抬高价格。

我还没看到消费者大量采购,我想人们会开始关心各种各样的消费品价格……我们都应该关心。我想特朗普当局的目标是让工厂回到美国。但我不知道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是否足以支撑它。我们的确没有像我们30年前一样那么多的制造工厂和设施。把工厂都搬回来会很棒,但是我们有足够的劳动力来支持生产吗?失业率一直都处在低点,很难找到想从事这些工作的人。

Worcester,Mass董事长和CEO Steve Rotman Rotmans

实际上我是支持收取关税的,因为我觉得这能让我们重新开始生产自己的产品。我想这会迫使美国在生产方面变得更有竞争力,至少对我们自己的消费来说是如此。

问题是由于家具行业搬到中国引起的。我们失去了对品牌的控制能力。品牌公司在本质上变成了经销商(把设计交给中国生产样品,然后低价复制)。特朗普在某种程度上正在做的是:“我要推翻这一切,我将要对中国施加压力,来制造互惠的自由贸易和公平交易的氛围。“

在这个过程中,这将迫使我们向国内看然后发现,“等一下,我们不得不发展自己的产品,没有选择。”我想中国会醒来,然后发现在美国投资建厂是更好的选择。

我认为这会提高劳动力需求,在某种程度上增加合法移民,非法移民是不被需要的。如果我们将移民的水平提高到足够的水平,并按照绩效来实施,最终会发生是进入美国的移民的质量以及他们在国家规章制度下运作的能力都将会得到提升。我们最终将得到强大的劳动力,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劳动力,我们将会发展自己的产品。

我想特朗普的长远目标让美国自给自足。当他说“让美国变得伟大”时,是在说“让美国更加独立,而不是同其他国家相互依赖“。

从短期来看,同GDP 增长相比,产品价格的变化很小,关税也许会对经济增长产生1%的影响。特朗普谈论的是4.5%~5%的GDP增长,所以如果需要我们花费1%才能变得更独立,那建立自给自足基本上需要花费20%的增长。

American Furniture Wardhouse Englewood CEO Jake Jabs

我想特朗普正在挑衅,他认为中国的经济依靠的就是美国人的买买买。他说:”我是最大的客户,你不按照我的规则办事,我要给你上一课。”当中国屈服的时候也是关税消失的时候。(Jabs认为,他相信中国会先让步。)

HOM Furniture经理  Kyle Johansen

从经销和采购的角度来看,我很关心这件事。我害怕它会像反倾销税对卧室类别商品的影响那样——它导致生产发生重大的转变,转移到了其他国家,所有的物流、所需的学习曲线以及基础设施为了成功过渡都是需要的。

如果关税实施税点高,并且时间足够长,人们会像之前一样开始寻找别的生产地,这对我们来说个很大的挑战。

我不认为生产会回到美国,因为美国的劳动成本更高,规章制度也更严格。所以即使10%的关税真正实施了,也不会缩小这个差距。即使把生产移回美国,但是在哪里生产呢?美国劳动力短缺,又能由谁来生产呢?

即使有这10%的关税,我想生产还是会停留在原来的地方,我不认为会在短时间内搬离。

除了床垫,我几乎没有从中国采购过卧室用品。我在越南采购大部分卧室用品,所以没有受到影响。我所有的床垫都是在美国国内生产的。如果我从中国采购的商品将被征收10%的关税,这其中一些项目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例如,我从中国购买了一些油画回来,并为此多支付了26美金(10%的关税),我不会说我再也不能买中国帆布画了。

唯一会发生的事就是零售商和批发商的利润将会被压缩,人们会尽量保持价格不变。这对一开始就决定忍耐的零售商来说是暂时的。我们要稍稍忍耐一下,因为如果关税条例在9月正式实施,并于10月进行再次协商,我将不改变价格和采购策略,除非我知道这个条例会实施更长时间。

对消费者来说,我认为如果你需要一个沙发,你打算买一个沙发。当价格上涨最终传递到消费者,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价格已经上涨了。如果全国橡胶的价格突然上涨了10%,你会知道吗?

来到商店的客户总是不知道他们究竟要为家具付多少钱,知道自己想为哪个家具付钱的人就更少了。但是他们走进来,四处逛逛,看到自己喜欢什么,最终会支付。因为家具是那些每5年,10年或者15年才会买一次的东西。

我和Rod(HOM集团董事长和CEO)谈过一次,他认为这可能对我们的业务产生积极的影响。因为如果价格上涨,消费者依旧需要沙发,相同数量交付品的收入将增加。

我们的业务近来走势很强劲。我们有个强劲增长的5月和梦幻的6月,所以我们现在感觉顺风顺水。我的确希望关税条例不要实施(这会导致业绩下降),但我也不认为他们会真正实施。如果一张皮革从2499美元涨到了2699美元,它仍会被出售,特别是如果新的价格也影响到了街对面的竞争对手。对单个商品来说,10%的增长并不会多到让人们负担不起。

Kittle’s 公司? CEO Eric Easter

是的,我对此事非常关心。因为这些条例的不确定性,消费者的视角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我们对政府处理事情的方式感到麻木了,但这仍让很多人感到不安。

我只是认为这是给已经存在的不确定性火上浇油,我不认为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这是好的。

“除此之外,我不认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讨论价格增长是好的,因为我们的客户缺少可支配的美元,而且不仅是行业内相互竞争,我们也正在同其他行业竞争。如果我们变得比其他行业受到更大的打击,这对我们将造成怎样的影响,还有许多未知的(?)。

我很关心实际的价格。我们出售的商品有70%是在美国国内制造或组装的。然而,许多组件,配件等等毫无疑问会受到关税的影响。价格适中的零售商可能会比像我们这样的零售商更受影响,但是到最后,不好的影响将会是全面的。

希望这只是一个妥协策略,但特朗普只描绘了现实状况的一半,这成了问题。这令人不安并且对零售商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有很多事阻碍着我们行业,在我们行业内正在进行许多变革,我们不需要增加不确定性,因为这会让你分心,阻碍你最大化自己的潜力。

Lovesac公司 CEO Shawn Nelson

(在宣布10%关税拟定之前采访,进行首次公开募股)

如果确定贸易战和关税和家具相关,这将会影响我们的生意,因为我们的确在中国进行生产。我们已经在中国之外的国家建立了新的供应链和供应商。我们有长远的计划,把一些产品的生产迁回美国,由于这些运作方式,让我们有了一些缓和因素。我的意思是,我们实际上不进口沙发。我们只进口沙发的重要组成部分,实际上沙发是由客户在自己家组装完成的。(被问到他是否对关税造成的影响感到担忧,或消费者和商家之间是否会发生贸易战;Nelson表示他不会担忧,理由是这将会打击到整个经济和他们所有的竞争对手。他们也有一系列的应急计划来缓解这些不利因素。)

虽然短期内可能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混乱,我们相信从中长期来看,我们将比同行业的人更好地经受得住这些考验。

Susan Frechette Wayfair发言人 波士顿

我们预计,所有家具零售商将会受到同样的影响,因为他们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大致相当。关税将会全面影响消费者,致使消费者支付更高的价格。我们需要继续观望下个月的拟议关税是否会真的实施。